Kev' 陆泽宇

喜 水表圈/格兰特船长的儿女
及相关

又是一年春节到〔中〕〔野战军军拟〕〔和平年代设定〕

2018年2月10号。

手机上的天气预报说今年广州没雪。
可是林娅垣分明看见鹅毛大雪轻轻地抚摸着她的麻花辫,把她送回出生的地方。她看见了黑土地,听见熟悉的东北话,酸菜的香味填满了整个鼻腔。
她想东北了。

公交车提醒到站的声音把她拉回现实,她拎起单肩包,起身下了车。

林娅垣推开传达室的门问大爷有没有快递来。她对圆通快递的速度并不报什么希望——毕竟马上就要过年,快递员也可能早些盼着回家团圆。但是今年过年的酸菜炖粉条能不能出现在过年的饭桌上就指望它了,她看着大爷,希望能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

“有。”一句话给了林娅垣希望,但以后拿出来的EMS快件袋把她的希望打的粉碎。
完了,今年的大菜没有了。她一边叹息,一边向家里走去。
不过里面的瓜子贼啦的好吃。坐在书桌前的林娅垣吃着寄来的瓜子如是说。

————
2018年2月10号。

刚从靶场下来的彭克勋身上还带着汗,兰州的天气比起西安还有些冷,裹紧衣服多次无果后,他索性不管冷不冷,敞着外套径直向枪械室走。再过一个星期就到春节,今年又是刘志贤做东,也该来个信儿了。

他走进屋里才察觉到上衣兜里的手机早已经不耐烦地抖得像个筛子。电话那边传达室大爷说来了份给他的EMS到付快件,一百多块钱,又说他已经给付了钱,让彭克勋回来把钱给他就行直接就挂了电话。

彭克勋一句谢谢挂在嘴边愣是没说出去。
——————
2018年2月11日。

窝在沙发上的粟仲青正抱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醪糟汤圆,家里的两只狗也纷纷跳上沙发,顺势爬上靠背抢先占领有利地形,眼看着狗爪就要伸向汤圆,她的手机响了。

快递小哥说他已经到楼下了,让她下楼取快递,顺嘴还抱怨了一句公司大过年的还要求送快递成心不让人好好过年。粟仲青笑了笑,放下碗,穿上外套就出了门。

每年的这个时候微信群里请客的那个都会发消息诱惑他们去那边过年,然而今年的微信群安静的一如往常,粟仲青拎着快递,挠了挠头看楼层数字慢慢上升,数着还有几层楼到家。

当她哼着国际歌推开家门的时候,快递啪地掉到了地上。

“陈胖胖你过来。”

醪糟汤圆被打翻了。被点名的陈仲弘缩在沙发的一角等着将要来临的狂风暴雨,而粟小米跳下沙发向粟仲青跑去,顺带舔了一口撒在地上的醪糟。

————————
半小时以前。

彭克勋从军车上跳下来,脸上的灰还没擦干净就直奔传达室。

“大爷,有快递?”
“有的。你来这拿,顺带给我把钱付一下,一共是134块钱。这包裹还挺沉,小心轻放哈。”

彭克勋打开钱包,取出钱交给了大爷。他感到有点肉疼。

回到家里用裁纸刀划开快件,他开始清点快件里的东西。

一封信,一张西安飞成都的机票,两袋瓜子,嗯,还有三块石镇纸。
他拿起石镇纸掂了掂,这镇纸怎么也有四五斤重,而且他几乎用不着这东西。

想都不用想寄件人一定是刘志贤。他从到了西南之后每年都会给彭克勋邮来两三个莫名其妙的到付快递。包裹越来越沉,而且对于他来说没用的东西也越来越多。开始彭克勋还打个电话问一问,到后来索性也就不管了。

不过如果这次再不说说他让他悬崖勒马的话,彭克勋不敢想象自己的家里会不会堆满快递盒子,而且自己有时付的快递费也是一大笔开销啊。

看来话得说的重一点。
——————————
半小时以后。

在帮陈仲弘和粟小米打扫完撒了一地的醪糟汤圆和碎碗片以后粟仲青长出了一口气。她已经没什么心情继续吃从快递里拆出来的干果了。

而接下来的一个电话差点让她把手机从15楼扔下去。电话是彭克勋打来的,而她一句彭哥还没说出口,彭克勋就用他带着油泼辣子味的口音质问她为什么要在称重计价的EMS快件里放三块五六斤的石镇纸。哦对了,里面还夹杂着几句骂人的话。这些劈头盖脸的责骂砸得粟仲青脑袋直发蒙,直到最后一句才听出来这一套话全是给刘志贤准备的。

她只回了对方一句彭克勋同志你打错电话了就挂了电话。

可电话那头彭克勋根本没听着这句话,他听着被挂断的电话愣了一下,刘志贤那小子还没那么不讲理。可瞅了一眼通话记录他重重地拍了下桌子。

他打错电话了。
————————————
TBC

嗯我坚信还会有下篇的
我感觉它很有可能会被我拖成一个中篇

顺带敬告各位
拨打电话前记得核对一下
别像某人一样打错了还一脸懵逼。[大雾]

评论(10)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