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v' 陆泽宇

喜 水表圈/格兰特船长的儿女
及相关

一言为定〔野战军军拟〕

☆一发完
▽没有CP[大概?]
♚有的话也应该是四野×三野
♧抗美援朝设定

“报告!前方电报!”她和粟仲青来司令部领任务时正赶上小战士来送信。

电报里说上甘岭一战,我军伤亡惨重。9号阵地虽没有被敌人夺取,但山上其余阵地均告失守。

那个战士问还要不要继续念伤亡情况,声音还微微带了点颤。

彭总说继续念。

她从战士手里的电报夹里把战报抽出递给彭总,拿出笔记本翻看任务,还不时用红蓝铅笔做些标注。

“11号阵地只有一名战士存活,其余全部牺牲,守2号阵地的一排伤亡殆尽。东南部7号阵地孤立无援,阵亡的战士也不在少数。另外还有几十余名战士受伤得不到及时医治,危在旦夕。”那个战士汇报完之后就又领命回去,她们也准备回到各自的战场。

一路上粟仲青几乎一言不发。她也只能在旁边没话找话地说咱们打完美帝南棒就该回国了,又说冬天快来了战士们没有过冬的棉衣就完了。粟仲青像是有什么心事仍旧是一句话也不给她,她也就闭上了嘴,跟粟仲青一同赶路。

将要分手的时候,粟仲青看向她,在那些个她被叫做“林大姑娘”的日子里,粟仲青轻轻的唤她,

“娅垣。”

粟仲青无奈地笑了笑。

“你说我们是不是挺没用的。”

“连自己的部队都帮不上。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去死。”

她突然就失去了言语的能力。此刻没有什么语言能用来安慰粟仲青。战场上生死咫尺之间,面对美军的多轮轰炸加上炮击,好端端的战士们眨眼间就成了黄土一抔。就是像她这样乐观而且经历过无数生离死别的人,也没有办法不去想这些。

她也没有什么可以做的,只能给眼前的人一个拥抱,伸手摩挲对方的头顶,应一句,

“仲青。”

“咱们的用处可大了去了。别忘了,你可是一支军队,能够战胜无数强敌的军队。”
“咱们就算救不了他们,也可以多杀几个外国佬给他们报仇雪恨啊。”

“所以仲青,向前看。早晚有一天,咱们要夺回阵地,拿下美帝,把那伙混球统统赶出朝鲜去!”

说着,她还做了一个“杀”的动作,好像是忘了自己还抱着对方,那一下竟砍到了粟仲青的背上。看着她的动作,粟仲青笑了起来,虽然平常仲青一向是微笑着的,但这么放肆的笑,对于她来说还是第一次见到。

或许是受了她的鼓舞,她听见粟仲青对她说,

一言为定。

TBC
——————
这篇文章是查阅了一些资料之后的产物,如果有什么错误的话还请海涵啦。

总体灵感来源大概是今天去火葬场看奶奶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个问题

军拟是有感情的。看着自己麾下的战士们一个个倒下却又救不了他们,大概会是有一丝绝望又或者是无助。

但他们是军队,该向哪打还得打。所以绝望和无助不可能困住他们,只是在某个时候突然浮上心头,让整个人变得丧一些。

————
突然想到林大姑娘去看103,去看102,去温都尔汗看林总,
仲青去看粟司令员,陈司令员,张参谋,
克勋去看彭总,看看习政委
刘志贤去看看他的刘司令员和邓政委
又或者去看看那些逝去的战士们

[bot:不过我不是太会写,想写的可以抱走尽管写]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