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v' 陆泽宇

喜 水表圈/格兰特船长的儿女
及相关

又是一年春节到〔上〕[野战军军拟][和平年代设定]

2018年2月8日。

刘志贤撕下昨天那一张的日历,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里。
已经是小年了。

四个人每年春节都要聚一次,轮流做东,而这个请客的任务今年落到了他刘志贤的脑袋上。

“还是给他们写信吧。”最近手机内存不足,垃圾太多,微信也总是卡死,还是写信来的实际一些。现在交通发达,邮政也跟着快了起来,一封信从成都发出就是离得最远的南京也不过两三天就到了。

他这样想着,握着钢笔坐在书桌前开始写信。

“彭哥:
最近如何?再过一周就该过年了,今年来我这边咱们聚一聚吧。去年喝的茅台还剩下半瓶,今年争取把它报销了怎么样?
随信附上机票。
另,到付快件,记得签收。
刘志贤”

他把昨天买好的机票往里一塞,又向快件袋里扔了两包瓜子,封好口以后放在书桌边上,配上EMS春节期间红色快件袋,倒像个大版红包。想了想平时节俭的彭克勋收到到付快件付完钱打开发现只有一封信,一张机票和两袋瓜子后的表情,他又往打开快件袋,往里塞了三块石镇纸再若无其事地封好。

刘志贤提起笔托着脑袋想了想,又开始写起下一封信来。

“小四儿:
你好啊,再过几天就快过年了。先给你拜个早年。今年春节来我这里过怎么样?
机票都买好了。
刘志贤”

他照例是把一张机票,两袋干果送进了快件袋。歪着头想了想,又在给小四儿的信上加了句“给你邮了点特产”才把信放心地放回快件袋里。

最后一封信是给仲青的。然而正当他准备一鼓作气地继续写下去时,笔没水了。
甩了钢笔多次无果后只能叹口气换支笔重新写下去。

“仲青:
展信佳。
你那边下雪吗?上次给我发的邮件我收到了,你的意见提的十分中肯,我的翻译也有一些不足之处,所以我百分之百接受你给翻译文稿提出的意见。
再过不多久就是新年了,来我这里过年吧。今年照旧买了你最爱的酒酿圆子和槐花糕。栗子酥也买了不少,你可以拿回去些。
随信附上一张机票。
刘志贤”

最后一封信终于写完,他像是任务完成似的松了口气。同样的一张机票,两袋干果也已经妥帖地放进了快件袋里去。

那么现在最后一个任务就是送信。
写好收发件人后刘志贤就拎着三个快件出了门直奔最近的小卖铺。

“小伙子,发快递呀?”小卖铺的大叔上前招呼他。他每年都能看见这个小伙子从旁边的军区大院出来,不是收快递,就是发快递。每年看见他都是这个样子的打扮,时间在他身上就像静止了一样。

“是呀,大叔。”刘志贤四下望望堆积成山的快件盒子,眼珠子一转,于是边交钱边说道:“您今年生意一直不错,我提前给您拜个早年啊,祝您来年生意兴隆,财源广进!明年生意红火热闹,更上一层楼!呃对了大叔,我这几个快件有点急,能不能先...”

“好,好,行!也祝你新春快乐!”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大叔已经乐的合不拢嘴,接过快件就往优先发出的地方放。

出了小卖铺,刘志贤的笑意更浓了。
今年的快件,应该也能比上一次的到的早吧。

TBC
应该还有后续

评论(2)

热度(23)